12  
 04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平湖市委员会
(   )
提    案
    案由: 推行临终关怀服务 呵护生命最后一程
领衔提案人 通讯地址 邮编 联系电话
(联系人)
 无党派      董碧颖 658169
附议提案人 通讯地址 邮编 联系电话
       
       
       
       
       
主办单位  卫生健康局     
会办单位  财政局      民政局      医疗保障局    
提案相关
情况
建议
承办单位
建议承办单位    

 

内容:

临终关怀也叫姑息关怀,通常是指由医生、护士、心理师、社工和义工等多方人员组成的团队对无救治希望、生存时间有限的临终患者提供特殊的缓和医疗服务,也包括对临终者家属提供身心慰藉和支持。我国探索临终关怀服务行之有年,中国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于1987年在北京成立,上海自2012年起全面推行临终关怀并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不少城市相继建立临终关怀医院、病区或护理院。

一、为什么要推行临终关怀服务

1.老龄化程度日益加剧。2019年11月30日数据显示,全市户籍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2.5万,占总人口数的28%;其中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大约1.8万,占老年人口总数的14.4%。临终老人作为面临高龄、患病、重症的一个特殊群体,有时因子女不在身边等诸多原因无法得到较好照顾,对于身体护理、临终关怀、灵性照顾等需求越来越突出。

2.慢性病防控形势严峻。市疾控中心统计数据显示,我市慢性病特别是癌症发病及死亡率居高不下,2016至2018年,每年癌症死亡人数超千人,而且有年轻化的趋势。当现代医学技术无法帮助晚期癌症患者恢复健康而不得不转向减轻痛苦时,需要临终关怀的及时补位。

二、推行临终关怀服务的制约因素

1.缺乏社会认同。从社会层面讲,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临终关怀机构的存在,如北京松堂临终关怀医院就曾被迫多次迁址。从家庭层面讲,由于传统文化理念、对死亡理解不同,很多临终患者及家属宁愿花费高额医药费,也不愿接受临终关怀。

2.缺乏专业机构。目前我市没有专门的临终关怀医院,综合医院不设临终关怀的病区,基层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一般也只提供基本医疗服务,不提供临终关怀服务,致使一些临终老人、晚期癌症患者占用本就紧张的综合医院病床维持生命。

3.缺乏专业人才。目前我国临终关怀学科体系尚未建立,各大医学院校多数并未开设与临终关怀相关的课程,缺乏接受专科教育的专业人才。而拥有社会工作专业的高校也尚未开设与医务社会工作相关的课程,缺乏临终关怀的医务社工专业人才。

4.缺乏政策支持。从全国一些地方开展情况看,临终关怀的费用由患者和家属自行负担比较普遍,虽然费用已经尽量压低,但主要产生的人工护理费没有纳入医保体系,对部分家庭来说仍然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三、推行临终关怀服务的具体建议

1.开展全民死亡教育。开展面向全社会的死亡教育,提高全民对死亡规律、价值和生命的认识,推动全社会形成尊重生命的科学死亡文化和正确的爱心表达方式。针对轻视生命的社会现象,编印符合中小学生的教育教材,采取多种生动教育形式,增强死亡教育实践性,让死亡教育成为孩子爱的教育。

2.建设临终关怀机构。整合现有资源,在有条件的医院开设独立的临终关怀病区,重点依托基层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养结合或是养老机构等设置临终关怀床位,提供临终关怀服务,也可以借助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开展临终关怀上门服务等。鼓励民间资本举办临终关怀、医养结合相关服务机构,对临终关怀服务体系形成有益补充。

3.加强专业人才培养。把临终关怀的基本知识作为从业人员的必修课程,在我市职业类学校开设临终医学、护理学、心理学等课程,培养一批专业人才。对在职医务人员进行临终关怀、心理学方面的继续教育,加强止痛治疗、心理抚慰、日常护理等临终关怀基本技能培训。倡导临终关怀志愿服务精神,有计划地培养专业社会组织,鼓励社会力量充当志愿者。

4.加大政策扶持力度。研究制定我市临终关怀事业发展规划,明确临终关怀服务与社会医疗、养老保险制度的衔接措施。建议在注册、管理和税收等方面出台支持政策,通过财政补贴和慈善捐助等形式,帮助临终关怀机构运营和发展。建立相应经费保障机制,通过将临终关怀服务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范围,争取最大限度的社会支持。